媒體報道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動態 > 媒體報道
陜西日報:黃金十年后陜西煤炭業何去何從

作者: 發布于:2013/5/7 9:10:00 點擊量:

《陜西日報》2013年5月3日14版
 
進入四月,全國煤炭市場寒潮依舊,煤炭滯銷、庫存增加、價格持續下滑:以5500達卡動力煤為例,噸煤同比平均下降140元至165元。3月份全國煤炭市場景氣指數為-28.5,比二月下滑9.4個基點,反映出煤炭市場依然偏冷且有所加劇。
陜西作為全國排名第三的產煤大省,不可避免受到煤炭市場寒潮的影響......
 
"黃金十年后" 
陜西煤炭業何去何從
 
記者 賀韜
 
分析煤炭滯銷、價格下滑的主要原因,專家給出幾個答案:
一是國內外經濟形勢的影響。
二是國內煤炭產能大量釋放。"十一五"以來,煤炭行業累計完成固定資產投資2.3萬億元,形成了巨大的煤炭產能,主要產煤省資源整合與技術改造礦井也已陸續進入投產期,致使產量增加,進一步加大了煤炭市場過剩的壓力。
三是進口煤逐年增加,對國內煤炭市場造成嚴重影響。2012年我國煤炭凈進口2.8億噸,按今年前三個月我國煤炭進口增長趨勢,預計全年進口煤炭將超過3億噸。
由此,不難看出:全國煤炭市場供大于求已成定局,煤炭行業的黃金十年或將結束,煤炭行業市場競爭將更加激烈。
 
煤價下跌:揮之不去的市場寒潮
       
4月28日,記者在朱家河煤礦看到,儲煤場里煤炭堆積如山,如山的煤堆頂上一臺大馬力推土機不停的將煤向四邊推去,以便存放更多的煤炭。朱家河煤礦儲煤場的工作人員對記者說,與煤炭生產出來直接裝車相比,煤炭落地再裝車,噸煤成本將增加17元。儲存能力為12萬噸儲煤場已爆滿,將這些煤炭裝車,僅成本就增加200多萬元。一葉知秋,榆林煤炭行業的遭遇,也折射出全省煤炭企業令人擔憂的前景。煤炭滯銷,價格下滑,庫存增加不僅影響著煤炭企業的正常生產,也大大增加了煤炭生產成本。
 一季度,全省原煤產銷量均有小幅下降,累計生產原煤9084.03萬噸,同比減少32.38萬噸,下降0.36%。累計銷售煤炭8629.75萬噸,同比減少106.78萬噸,下降1.22%。受其影響最大當屬榆林市,一季度,榆林有6個縣區出現負增長,全市財政收入僅增長2.8%。榆林經濟大幅下滑是十年首次出現的現象,主要原因是以煤炭為主的能源下滑加劇。據了解,一季度榆林煤炭總產量為7278萬噸,增速較去年同期下降了5.1個百分點;煤炭平均價格價格由去年3月份的噸煤440元下降到目前的360元,同比下降了17.7%。全市規模以上煤炭企業222家,其中有40家企業已停產,占煤炭企業總數的18%,有部分煤炭企業開工不足或處于半停產狀態。
煤炭產銷增速持續回落,煤炭庫存不斷增加已嚴重影響了我省煤炭企業的生產和效益。據相關專家分析這種狀況仍將持續一個時期,未來一段時間煤炭市場仍難有起色。如何應對揮之不去的煤炭市場寒潮,不僅困擾著全省煤炭企業,更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
 
面對寒潮,地方企業與中省企業感知大不同
       
面對持續不斷的煤炭市場寒潮,不同的企業際遇也大不相同。仍以榆林為例:榆林煤炭的總體構成有中央企業、省屬企業和地方企業。一季度,中央企業和省屬企業煤炭產量增速分別達到16%和64.4%,而地方煤炭企業成負增長,較去年下滑了17個百分點。全省情況也是這樣,統計數字表明:一季度,全省國有重點煤礦產量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13.50%,而地方煤礦卻下降了16.18%。
面對同樣的市場變化,為何國有煤炭企業能夠逆勢增長,陜西煤業化工集團的發展變化給人以深刻的啟示。
作為我省國有重點煤炭企業的旗艦--陜西煤炭業化工集團近年來通過結構調整、產業布局,實現了轉型發展,不僅提高了企業核心競爭力,也增強了抗擊市場風浪的能力。
目前,陜煤化集團已由最初的單一煤炭生產企業變身為大型能源化工綜合企業,并已形成了“煤炭生產、煤化工”兩大主業和“建筑施工、裝備制造、電力、建材、科技、物流、金融服務、鋼鐵產業及綠色健康”等多元協調發展的產業格局。
在結構調整和轉型發展中,陜煤化集團按照“以煤炭開發為基礎、煤化工為主導、多元互補發展”的發展戰略思路,充分挖掘煤炭資源的潛在價值,大力推進煤電一體化、煤化一體化,不僅延伸了煤炭產業鏈,提高了煤炭附加值,更重要的是提高了企業核心競爭力和抗擊市場風浪的能力。當煤炭市場出現逆勢變化,煤價下跌時,而以煤為原料的化工企業的利潤空間就加大了,同樣可以保證企業的整體效益。陜煤化集團所屬的黃陵礦區已建成了國內一流的集煤、電、化、路、建材為一體的循環經濟示范基地。在彬長礦區建成了全國裝機容量最大的大佛寺煤礦低濃度瓦斯發電廠,目前正在建設煤電一體化項目和180萬噸煤制甲醇、甲醇制烯烴項目,最終將建成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安全高效型的循環經濟示范工業園區。在陜北礦區,圍繞北元化工PVC項目和天元煤焦油加氫制油項目的上下游配套,發展循環經濟,促進地方特色產業的綠色和諧發展等。
陜煤化集團的發展變化和抗擊市場風浪的能力告訴人們:宏觀經濟環境的不確定性和市場的多變性,決定了結構調整,轉型發展是煤炭企業擴大規模,分散風險,提高核心競爭力的有效手段。
 
營銷成關鍵,必須變“坐商”為“行商”
        
持續不斷的煤炭市場寒潮影響我省煤炭產業的主要原因,除過上面所說的客觀因素外,還有一個重要的主觀原因:就是大多數煤炭企業,特別是地方煤炭企業缺少健全的營銷體系,因而無法應對突如其來的市場變化。多年來,煤炭處于賣方市場,致使許多煤炭企業形成了“坐商”理念,習慣了用戶上門,因而忽視了建立有效的市場營銷體系和終端銷售市場。當煤炭市場風云突變之際,許多企業措手不及,茫然不知如何應對。對此,陜煤化集團未雨綢繆,積極轉變營銷戰略的經驗同樣給人以深刻的啟示。
陜煤化集團在推進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同時,同步推進營銷戰略轉型,提出并實施“年度銷售計劃向中長期計劃轉變、分散客戶向集中戰略大客戶轉變、上門服務向網絡信息服務轉變”的“三個轉變”營銷戰略。早在2009年,煤炭市場還未發生變化前,陜煤化集團就著手布局省外目標市場,分別與湖北、江蘇、山東、江西及枝城港、徐州港、日照港、連云港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聯手建設陜西煤炭物流體系和煤炭銷售基地,布局省外物流節點,大幅提升了陜煤化集團市場適應能力和綜合競爭力。與此同時,他們先后與華電、華能、大唐電力和神華、三峽集團等中央企業建立了戰略合作伙伴關系。在省外重點銷售上,對戰略大客戶、合作電廠和物流節點企業給予一定的優惠,進一步鞏固了煤炭市場,穩定了市場的供應,實現了互利雙贏。同時,陜煤化集團通過建設、控股和參股電廠,目前裝機容量已經達到1000多萬千瓦。2010年11月,陜煤化集團組建陜西煤炭交易中心,利用網絡等科技技術,實現了煤炭網上銷售,進一步提高了企業的經濟效益和抵御風險的能力。經過兩年多運行,取得了較好的經濟效益。一季度,網上煤炭交易量達到984.86萬噸,同比增加500.95萬噸,增長103.52%。實現利潤1000.44萬元,同比增加840.22萬元,增長542.42%。目前,陜西煤炭交易中心已擁有注冊會員1003家,覆蓋西北、華北、華中、華東、西南等地區,成為我國通過網上交易實物交割量最大的現貨煤炭交易市場之一,位列西部第一。
“做企業一定要有危機意識和憂患意識,提前研判市場變化,并采取措施積極應對,企業才能降低在發展過程中的風險。”接受采訪時,陜煤化集團董事長華煒這樣對記者說。正因為有著這樣的思想意識,陜煤化集團在發展中未雨綢繆,統籌兼顧,采取多項措施積極有效防御和應對市場變化,為企業健康可持續發展,回避降低風險打下了堅實基礎。
 
清費正稅:煤炭企業渴望減負
  
煤炭企業通過調整結構,改變傳統銷售模式,建立營銷體系無疑是應對市場變化的上策。但面對煤炭市場波動帶來的巨大沖擊,有并專家建議,盡快研究解決企業遇到的包括稅費過重等問題,幫助企業度過暫時難關。
“政府應該實施結構性減稅,減輕煤炭企業稅費負擔。”今年兩會上,來自煤炭界的代表委員不約而同就此發出呼聲。他們希望政府能成立相關職能部門,從上而下地整頓涉煤稅費,“清費”和“正稅”并舉,為煤炭企業減負,從而讓煤炭產業得到健康發展。資料顯示,我國目前的涉煤稅費在109種以上,其中包括增值稅、資源稅、企業所得稅等21種稅,以及近90種收費。煤炭企業上繳的費用包括港口建設費、炸藥安保費、車皮點裝費、民兵訓練費等88項,收費總額已經占到煤炭企業凈利潤的40%以上,企業疲于應付,苦不堪言。且稅賦繁重。2011年,全國煤炭開采洗選業增值稅實際稅率為7.5%,是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增值稅實際稅率的2.4倍。
煤炭占我國一次能源消費總量的68%,煤炭行業的健康發展,不僅關乎煤炭企業利益,更關乎國家能源安全以及與煤炭相關的化工、冶金、建材等行業的健康發展。
如何實施結構性減稅,減輕煤炭企業負擔。有關專家建議:首先要加強對解決煤炭稅費問題的領導,由黨中央、國務院統一部署,建立由各級主要領導直接負責,發改委、財稅、紀檢、司法、能源等部門領導為成員的推動煤炭稅費制度改革部際領導小組,形成強有力的領導與執行機構,破除已形成的煤炭收費網,加快建立健全科學合理的煤炭稅費制度。
其次要明確原則目標。遵循有利于煤炭產業發展、有利于現代能源產業體系建立、有利于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有利于創造公平競爭環境、有利于規范政府行為、有利于增加財政收入和綜合國力的原則,對現行稅費項目徹底清理整頓。
最后要做到“清費”與“正稅”并舉。一方面,要全面清理各級政府越權擅自設立的基金和收費項目,凡可通過立稅收取的要全部立稅收取,凡已有財政撥款的行政管理類收費一律取消;凡政府越位收取的諸如煤炭價格調節基金、煤礦轉產發展基金等微觀經濟范疇的收費,一律停止征收。
 
 
清費正稅 利好煤炭產業鏈
 
華煒
 
煤炭占我國一次能源消費總量的68%,煤炭行業的健康發展,不僅關乎煤炭企業利益,更關乎國家能源安全以及與煤炭相關的化工、冶金、建材等行業的健康發展。但煤炭行業正面臨以下困擾:
首先是承受五花八門的收費。目前,煤炭企業上繳的費用包括港口建設費、炸藥安保費、車皮點裝費、民兵訓練費等88項,收費總額已經占到煤炭企業凈利潤的40%以上,企業疲于應付,苦不堪言。
其次是稅賦繁重。2011年,全國煤炭開采洗選業增值稅實際稅率為7.5%,是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增值稅實際稅率的2.4倍。
最后是以費代稅現象普遍。作為一種不可再生且是全國人民共同擁有的資源,國家征收煤炭資源稅無可厚非。但在我國現行的煤炭資源稅費制度安排上,卻主要采取了資源費的形式征繳,且“費”的比例明顯大于稅的比例。
以上現象在煤炭行業已經長期存在,將繼續帶來不良后果:
一會動搖產業基礎。2012年,我國重點煤炭企業虧損家數超過20%,產業景氣指數下跌5.18%,并創下金融危機以來新低。這其中,價格下行固然是主因,但名目繁多的收費和過重的稅賦無疑加劇了行業下行壓力。在煤炭市場終結“十年黃金”期后,今后若繼續加征繁多的稅費,很可能導致煤炭行業全行業虧損,影響行業健康發展和國家能源安全。
二會弱化國家宏觀調控能力。以費代稅現象明顯弱化了稅收功能,使好不容易形成的政企分開,異化為以收費為媒介的政企合一;使已經建立起來的權益型收入分配機制,異化為權益加權力型收入分配機制,也減少了國家稅收收入,弱化了政府宏觀調控能力。
三會加重全社會負擔。過重的稅費負擔,不僅抬高了煤炭企業生產成本和煤炭價格,也加重了煤炭下游化工、電力、鋼鐵、冶金、建材等行業的生產成本。
四易滋生腐敗。過濫的行政性收費,為設立“小金庫”、貪污腐敗提供了方便。
因此,從無論是從促進煤炭行業健康發展,減輕化工、建材、電力等行業成本壓力,還是從保障國家能源安全考慮,都必須盡快“清費正稅”。
首先要加強對解決煤炭稅費問題的領導,由黨中央、國務院統一部署,建立由各級主要領導直接負責,發改委、財稅、紀檢、司法、能源等部門領導為成員的推動煤炭稅費制度改革部際領導小組,形成強有力的領導與執行機構,破除已形成的煤炭收費網,加快建立健全科學合理的煤炭稅費制度。
其次要明確原則目標。遵循有利于煤炭產業發展、有利于現代能源產業體系建立、有利于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有利于創造公平競爭環境、有利于規范政府行為、有利于增加財政收入和綜合國力的原則,對現行稅費項目徹底清理整頓。
最后要做到“清費”與“正稅”并舉。一方面,要全面清理各級政府越權擅自設立的基金和收費項目,凡可通過立稅收取的要全部立稅收取,凡已有財政撥款的行政管理類收費一律取消;凡政府越位收取的諸如煤炭價格調節基金、煤礦轉產發展基金等微觀經濟范疇的收費,一律停止征收。(作者系陜西煤業化工集團董事長)

 

陜西陜焦化工有限公司 | http://www.yisabg.icu | 陜ICP備:11002845號-1
電話:0913-8677234 | 傳真:0913-8677338 | 投稿信箱:sjdgb305#163.com(#換成@) 地址:陜西·富平 | 郵政編碼:711712 | 技術支持:西安千網
airbnb优惠券赚钱漏洞